登錄×
電子郵件/用户名
密碼
記住我
中國經濟

“雙循環”的演進之路:2020與1913

程實、錢智俊:2020年中國經濟邁向“雙循環”新格局,與1913年前後美國經濟“雙循環”演進形成呼應,指向了大國經濟發展和全球格局迭代的一般性規律。

“歷史不會簡單重複,但會押着同樣的韻腳。”全球局勢劇變之中,2020年中國經濟開始邁向“雙循環”新格局。從歷史進程、全球環境和發展目標來看,這一變革與1913年前後美國經濟的“雙循環”演進形成跨越時空的呼應,共同指向了大國經濟發展和全球格局迭代的一般性規律,進而賦予了歷史經驗以現實性的啓示意義。

回顧美國經驗,我們發現,“雙循環”演進的深層邏輯在於:以產業升級為先導,輔之以大規模創造消費新場景的投資,進而激活消費升級,在供需兩端同步啓動“內循環”的自我強化,最後再以“內循環”去重塑“外循環”。

對標中國現實,在這一邏輯的各個關鍵節點上,2020年的中國都具備可觀的潛力。未來打通這些“潛力點”的進程,即是中國經濟“雙循環”的質變之途。由此前瞻,雖然全球局勢波瀾難止,但是基於紮實全面的“潛力清單”,中國經濟的“雙循環”預計將穩步兑現富有活力的長期前景。

“雙循環”的歷史押韻:2020與 1913

資料來源:我們的繪製

美國“雙循環”演進的三個階段

資料來源:Fed以及我們的繪製

歷史的先聲:美國經濟“雙循環”的演進。

在2020年6月的“陸家嘴論壇”上,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指出,“一個以國內循環為主、國際國內互促的雙循環發展的新格局正在形成。”回顧歷史,在近一個世紀前的太平洋彼岸,美國經濟的“雙循環”恰也迎來了新一輪演變,並構成從新興大國邁向一流強國的關鍵一躍。具體而言,十九世紀至今,美國經濟“雙循環”的演進大致可以分為三個階段(如圖所示)。

第一階段(1800-1870):“內循環”獨立支撐。這一階段的美國經濟以農業為主,對外出口廉價的原材料,進口昂貴的工業製品。由此,貿易赤字成為常態,“外循環”拖累經濟增長,“內循環”被動成為唯一引擎。

第二階段(1870-1913):“外循環”邊際增強。伴隨第二次工業革命浪潮,美國完成工業化,工業製品在國際市場佔據優勢並形成貿易盈餘,“外循環”對經濟的拉動作用凸顯,這一趨勢在1913年左右達到歷史頂峯。

第三階段(1913-至今):“雙循環”互促共進。1913年後,一戰、大蕭條、二戰等歷史拐點相繼發生,徹底重塑全球經濟貿易格局。在新格局下,美國“雙循環”的關係再度演進。表面上看,“內循環”進一步佔據主導,強勁的內需造成長期貨物貿易赤字,使得“外循環”看似拖累了經濟的紙面增長。但實際上,藉助於穩健的“內循環”,美國經濟在“外循環”中主動引領全球化進程、重塑全球體系、佈局海外投資、發展服務貿易,大幅提升了“外循環”對美國居民收入的真實貢獻。根據學術研究,2007年這一貢獻值約為1913年水平的2.1倍。這一階段,美國經濟受益於“外循環”,而不受制於“外循環”,形成了美國版的“以國內循環為主、國際國內互促”格局。

歷史的押韻:2020 與 1913。

版權聲明: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,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,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,侵權必究。

讀者評論

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,部分評論會被選進《讀者有話説》欄目。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。
用户名
密碼
設置字號×
最小
較小
默認
較大
最大
分享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