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錄×
電子郵件/用户名
密碼
記住我
新型冠狀病毒疫情

領跑新冠疫苗競賽的吉爾伯特

牛津大學疫苗學教授吉爾伯特領導的ChAdOx1疫苗一期試驗取得重大進展,但教授表示仍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今年一月早些時候,薩拉•吉爾伯特(Sarah Gilbert)聽説一種神祕的新型呼吸道疾病在中國蔓延時,她立即想知道這是不是人們長期以來所恐懼的X疾病(Disease X)——以前不為人知、將導致災難性大流行病的病原體。

這位牛津大學(Oxford University)詹納研究所(Jenner Institute)的疫苗學教授之前一直在為這樣的重大事件做準備。她的實驗室研發了一種技術,可以製造出對抗致命病毒的疫苗。中國科學家一公佈這種新型冠狀病毒的詳細基因——為疫苗研發提供了目標——她就開始全速前進。

上週,牛津大學公佈了其ChAdOx1疫苗一期試驗令人鼓舞的結果。結果顯示,該疫苗產生了抗體和免疫細胞,能夠識別並殺死導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(COVID-19,即2019冠狀病毒病)的Sars-Cov-2病毒。

“在得知該病毒基因序列不到100天的時間裏,薩拉和她的團隊就能開始疫苗的臨牀試驗,這真的很令人震驚。”牛津大學高級醫學教授約翰•貝爾(John Bell)説,“她是一位了不起的科學家。她非常清楚研發這種疫苗需要什麼,什麼辦法絕對有效。”

還有22種潛在疫苗也已進入臨牀試驗,逾100種疫苗處於研究早期階段,這一由300多人組成的強大牛津團隊面臨着激烈競爭。約翰爵士承認:“牛津大學的疫苗處於領先地位,但這並不意味着它最終會獲勝。”他還説,世界將需要幾種不同的新冠肺炎疫苗。

到目前為止,就需求而言,牛津大學遙遙領先。自從製藥公司阿斯利康(AstraZeneca)成為牛津大學的商業和生產合作夥伴以來,該疫苗已從世界各地獲得了逾20億劑的預購訂單——未來數月將有大量受檢者參與該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試驗。

58歲的吉爾伯特教授已經成為了這個項目的代言人——儘管她和許多科學家一樣,並不想成為名人。她偶爾會在線上新聞發佈會中自信地談論這個項目,但她很少接受採訪,而且基本上不談私人生活。她堅定地説:“我的家人希望保護自己的隱私。”

不過,她還是願意透露一點她自己的情況。“我出生於(北安普頓郡(Northamptonshire))的凱特林(Kettering),並在那裏長大,上大學時才離開。”她説,“我的母親是小學老師,父親是Loake Bros Shoes的辦公室經理。”

她在東安格利亞大學(University of East Anglia)獲得生物學學位後,又在赫爾大學(Hull University)獲得生物化學博士學位,之後在釀造行業研究基金會(Brewing industry Research Foundation)、萊斯特大學生物中心(Leicester Biocentre)和Delta Biotechnology從事生物技術行業工作。1994年,吉爾伯特教授加入牛津大學納菲爾德醫學部(Nuffield Department of Medicine),工作至今。

1998年,她早產了三胞胎。她在為牛津大學撰寫的一篇關於如何平衡工作與生活的文章中寫道:“請育兒嫂的費用會比我當博士後科學家的全部收入還要多,所以我的伴侶不得不犧牲他自己的事業來照顧我們的孩子。”

現在,這三胞胎都跟隨母親的腳步,在大學學習生物化學。他們也是牛津大學新冠肺炎疫苗臨牀試驗的早期志願者。

吉爾伯特教授開始在牛津大學的職業生涯時,首先專注於瘧疾,隨後轉向流感疫苗。2010年成為疫苗學教授後,她開始研究一種方法,這種方法後來催生了ChAdOx1。這項技術利用一種經基因改造的黑猩猩腺病毒——該病毒會在猩猩身上引起輕微的感冒症狀,但通常不會感染人類——將一種有害病毒的某些片段帶入人體細胞,刺激接種者的免疫系統。

版權聲明: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,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,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,侵權必究。

讀者評論

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,部分評論會被選進《讀者有話説》欄目。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。
用户名
密碼
設置字號×
最小
較小
默認
較大
最大
分享×